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454|回复: 6

[原创完结] 爆雷者 [短/HE] BY:金灿灿小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发表于 2021-6-19 22: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灿灿小花 于 2021-6-24 11:58 编辑

小透明来开坑啦~
水楼之后再开

导读:只能就是满满的剧透。 。 。 。

字數: 共12845字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60 +2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60 + 2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19 23: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

金在中有一个交往了七年的恋人。

其实他们的故事很平淡,在高中时期认识成为很好的朋友,毕业之后虽然上不同的大学,但倒是一直有联繫,后来很自然便在一起了。刚交往的那阵子理所当然地甜蜜着,日子久了也经历过几度分分合合,现在的感情算是十分稳定了,不轻易吵架,也把对方的性格摸得十分透彻。

然而今年三十而立的他,左手无名指仍然空着呢。

曾几何时,他对婚姻也是充满憧憬,盼着与心爱的妻子一同建立家庭。可是他却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叫作郑允浩的男人手上,别误会,他并不是天生的同性恋,因为除了郑允浩,他就从来没有对其他男人动过心。

无法像普通人那样领证结婚,自然也没有求过婚,想起来,就连情侣对戒他们也不曾拥有过呢。对于这点,他是感到十分不满,可并不是因为他天真的相信这样一个圆环能套牢人心,而是他好歹也是个珠宝设计师,每季推出的对戒系列总能获得极高的关注,销量好自然不在话,很多时候甚至是一戒难求。

这样的他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恋人设计过指环,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郑允浩是个外科医生,每次进入刀房前,都要先把戴在手上的物件全部摘下来,才可以刷手消毒动手术,所以很不幸地,饰品的存在对他的恋人先生来说十分多馀。

就是这样,反正没有戴对戒的对象,那麽金在中便乾脆什麽都不戴。

没想到因为十根手指长期处于清爽的状态,再加上外貌出众且有才华,让他意外地成为了媒体口中炙手可热的高富帅设计师,不过郑允浩倒是没有因为他的知名度而担心过什麽,也从来不会因为他有一大堆追求者而吃醋。

金在中曾经也很疑惑,不晓得那位先生到底多有自信多强心脏,才能做到丝毫不在意,因为换作是他的话,应该早把对方锁在家裡了吧。实际上他也真的问过郑允浩这个问题,结果没能得到什麽言语上的回复,倒是被人实实在在的拥进怀裡,那个时候他就懂了,原来他们在彼此心中的份量,教人感到如此踏实安心。

所以,当人们说的七年之痒来临时,他倒不怎麽觉得焦虑。

又或许应该说,他们两个正值事业高峰期,所有的心力都被投放到了工作上面,每天光是上班就已经忙得要命,还哪来的外遇呢,根本连觉得痒的时间都没有吧。

可是这也不全然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两个人即使住在同一屋簷下,最近却很难见上一面,他是为了赶这一季的设计,几乎要搬进办公室,而郑允浩本来值班的时间就很长,放假又很不定时,很多时候回到家也只想倒头大睡。

工作的忙碌甚至使他们说话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以前吧,只要一到饭点他都会打电话给郑允浩,要是没有人接就代表郑大夫正在动手术,那麽他便会發个讯息过去,提醒那个胃不怎麽好的傢伙要好好吃饭。只是现在,他连自己的三餐都顾不上了,自然就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嘘寒问暖,而郑允浩也不是那种话多又黏人的伴侣,所以自然也少了联繫。

对这段感情有信心固然是好,但不代表可以放着不管,也不可能老是靠着以前相爱的回忆去维持恋爱的温度。

突然感觉到一丝危机感,金在中下定决心要来好好正视这个问题,结果一看办公桌上的月曆,他才惊觉,今天居然是他们的交往七周年的日子!

这太糟糕了,他怎麽把这件事给忘记得一乾二淨呢…

仔细一想,郑允浩前阵子问他今天有没有空的时候,他正好忙着准备新一系列的主题,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事情,压根没有意识到这天是周年纪念,于是便拒绝了郑允浩的晚饭邀请。

金在中真的觉得自己太对不起郑允浩了,以至于坐在办公桌前,却完全无法集中于设计图纸上,甚至冒起了想要马上去找郑允浩的念头,强烈而迫切。

要知道他向来都是那种行动力特强的人,所以当然不会只是随口说说,从办公室出来下去停车场取车也不过花了他五分钟的时间,只是当他坐到座驾裡面握上方向盘,又突然不晓得该上哪儿去了。记不清从什麽时候开始,他不再清楚郑允浩的行程,也很久没有问过郑允浩拿值班表,昨天的因结下今天的果,所以现在这个茫然的局面是他一手做成的,责无旁贷,他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必须改改那种反正回到家总能碰面的心态了。

發动车子之前还是给郑允浩打了通电话,没有人接,金在中猜他是在动手术,于是便往医院方向驶去。说起来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医院找郑允浩,偏偏碰上前台换了新人,本打算再给郑允浩打电话,想着要是他不接便只能打道回府,结果却又很幸运地在大堂裡遇上郑允浩的大学同期姜宇。

「哟,金大设计师,今天不用上班吗?」他是一老熟人了,也是医院裡少数知道他们关係的人,那时候他娶媳妇儿,婚戒也是金在中给亲自设计的。

「嗯,算是吧,允浩在吧?」

「在呢,我早上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刀房,好像是台开颅手术来着。」

「那手术要动很久的?」好吧,即使郑允浩是个大夫,但金在中对于手术什麽的依然是没有半点概念。

姜宇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你媳妇儿动作很快,前几天才被主任在会议上表扬呢。」

金在中知道他的恋人一直都非常优秀,只是很少可以从郑允浩口中听到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听到姜宇这麽说,他还真的觉得有点自豪。

「走吧,反正我也得过去一趟。」

既然有人带路,金在中自然是求之不得,自然是求之不得,向姜宇说了声谢谢便跟着他去坐电梯。郑允浩工作的这家医院规模在市内算是很大了,虽然金在中自觉是认路高手,无论去哪只要走过一遍,他肯定能认得的,但每次过来这裡,他都会像迷路儿童一样,就只差没有在广播寻人…

出了电梯,姜宇带着他穿过了天桥来到北栋大楼,走着走着,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麽,转过头对他说,「对了,你们最近在找房子吧?帮我跟允浩说声,那间我朋友的房子,价钱还可以再谈谈,让他考虑一下。」

什麽房子?

金在中诧异地抬头看他,顿时说不出话来。他从来都没有听过郑允浩说什麽房子的事情,虽然他们一直都有置业的打算,现在租的那间公寓合约也确实快要到期了,可是如果郑允浩真的打算买房子,不是该和他先商量一下吗?

然而姜宇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继续自顾自地说,「你有空也过去看看吧,上次允浩去看房子的时候带了个女生,我朋友还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妇呢,殊不知他才是给人家当媳妇儿那个啊。」

什麽女生?

因为太了解郑允浩,所以金在中肯定他绝对不会轻易变心,只不过,姜宇说的这些到底是怎麽回事,他却又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还没来得及问个究竟,他们已经来到郑允浩的办公室门口,姜宇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剩下金在中一个站在门前,他应该要推门的,但却迟迟未能从刚才的冲击缓过来,發着呆,直到房裡面有人打开门。

出来的人并不是郑允浩,而是一个穿短袍医生服的女生,她显然没有料过门后会有人,被吓了一大跳,甚至忍不住發出了尖叫声。这当然也引来了房内另一个人的注意,没有看到金在中,倒是冲那个女生露出了一个关切的眼神。

金在中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吧,毕竟他刚刚才从别人的口中听到那些事,脑子裡难免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

「在中?你怎麽来了?」

幸好郑允浩的第一句话是对他说的,这倒让他觉得心理平衡了一点。

考虑到有第三个人在场,金在中也不好说些什麽,沉默了几刻钟,最后还是那个小女生识相地出去了,还顺道帮他们带上门。

「今天没有工作?」

金在中摇摇头,本来打算坐到沙發去的,不过见郑允浩看起来特别疲惫,而他又是那麽贴心的恋人,没办法只好主动上前替郑允浩按摩肩颈。

「你晚点还有手术吗?」

「没有了。」郑允浩轻轻合上了眼,把后脑勺靠到金在中的身上。

「我们去吃晚饭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20 16: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他本来大可以直接问郑允浩关于房子的事情,可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在等着,等郑允浩开口。他也实在不想猜度些什麽,不过心底裡又那麽希望郑允浩能告诉他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可是郑允浩一直沉默着。

难得同桌吃饭,金在中却觉得郑允浩比平时更不爱说话,甚至连表情都不怎麽鲜明,虽然说他向来都有那麽一点儿面瘫,常常冷着一张脸,简直像有谁欠了他的钱那样,对此郑允浩解释自己并不是有什麽不满,而是想要保持住大夫的专业感。

说实话金在中不大能理解这两者到底有什麽关係啦,不过也罢,反正他知道就算郑允浩的脸上再怎麽没有表情,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都总是柔情万分。

只是今天,郑允浩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两个人面对着面坐在不大的餐桌前,明明稍为伸长手臂就能触碰到对方,但他们却只是各自低着头吃饭,估计别人看了都会以为他们只是拼桌坐。

金在中这才發现,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大多时间都是他滔滔不绝的说一大堆,郑允浩只是听着。其实金在中也不在意他听进去多少,反正有对象可以让他这个话唠说个痛快,他便觉得满足了。

现在他却不怎麽想说话,郑允浩也如是,所以整顿饭下来,除了刚坐下来点餐那会儿,两人之间便真的没有交流。最后打破沉默的是一通电话,按理来说,这个时间点公司裡的人应该都下了班,金在中会觉得意外无非因为他几乎每天都会加班,但就是没有哪天看过公司裡有谁和他一样,反而今天他早早离开了办公室,小助理便打来了电话,这分明就是跟他过不去嘛。

他赌气似的故意不接电话,可是他的小助理也不肯放过他,又连续打来了几通电话。手机不断嗡嗡震动着确实有点烦人,虽然郑允浩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这些噪音骚扰,依然目不斜视地拿着刀叉把牛排切成小块,倒是金在中一直被分散注意力,不时往亮着光的萤幕看,最后觉得不耐烦了,便索性狠下心把手机调成静音,反过来倒放在桌面上。

「怎麽不接?都打那麽多通了,肯定有什麽急事吧?」郑允浩终于开了口。

金在中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想起来他就算是与郑允浩出去玩的时候,也无法放不下工作的事情,隔三差五就要拿手机出来看讯息,但郑允浩从来都不会说他些什麽,郑允浩总是这样,理性得要命,也不曾对他这种凡事以工作为优先的态度有半点怨言。

可是比起工作,有些事情的顺序更为优先。

「郑允浩,你有没有事情要告诉我?」

话一出口,金在中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刚刚的语气像极了电视剧裡那种质问自己丈夫是不是有外遇的傻女人,不过若郑允浩真的在外面找了物件,说不定他也会一杯水泼过去,再毫不留情地扇他一巴掌。

还在想郑允浩会不会像那些偷腥的丈夫一样摆出心虚的表情,不过幸好他并没有,因为要是他这麽做了,场面未免过于狗血,恐怕连金在中自己都要看不下去。

顶着一张面瘫脸的郑允浩还是不發一言地坐在那,抬头盯着金在中看,即使是交往多年的恋人,被注视的感觉始终不怎麽好,尤其是面对着像郑允浩这种直勾勾却又很难读得懂裡面写了些什麽的眼神,就更让人不知所措。

僵持了几秒钟,金在中才躲掉他的目光,暗暗叹了口气,「算了,当我没问。」

郑允浩不爱说话是一回事,可是他从来不会隐暪什麽,向金在中表白那会儿如是,把他领回家那会儿也如是,总是那麽的坦荡荡,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金在中才会一直都觉得很踏实很安心。

可是郑允浩分明有事情暪着他。

其实无论是房子抑或是那个不知道从哪裡冒出来的女人,金在中都非常地非常地想问清楚郑允浩,但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要是问明白了,对谁都不好,他也怕从郑允浩口中听到某些让他不知如何应对的答案。

「在中。」郑允浩把他从思绪拉回来,面前多了一盘切好的牛排,而他原来那份早已被郑允浩端过去了。

「七周年快乐呐。」

那张总是绷着的脸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漆黑的眼睛裡面映着他的影子,就好像视线裡只容得下他那样,此情此景本该让他觉得甜蜜的,可金在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13: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灿灿小花 于 2021-6-21 15:48 编辑

《中》

有些事情如果无法问个明白,就会变成一颗种子,在心的深处萌芽生根,然后在不知不觉间长成了一片藤蔓,缠绕在心中无法拔除。

因为带上了不信任的滤镜,所以任何事于金在中的眼裡看来都是可疑的,比如说他明明知道郑允浩并不像一般朝九晚六的上班族,轮班当值的时间比较长,一两天不回家也是十分常见,可是每当他回到家而郑允浩不在的时候,就开始觉得不安。

其实即使是上着班,他脑子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是挥之不去的,小助理也看出来他最近很不对劲,设计画不出来,连开会的时候都经常走神,也不是没有试过逗他开心,可是金在中还是照样心不在焉,兴致缺缺。

他知道再继续杞人忧天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不定这一切都只是他胡思乱想也不是没有可能,他这样反复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总算决定好哪天郑允浩在家,便要跟这件事来个了断。

只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压根没有机会与郑允浩碰面,不单是因为郑允浩有好几台大手术,就连他自己都因为新一系列的發布而忙得头晕眼花。

没想到最后让他们见上面的居然是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

那天他在办公室筛选着用在广告海报上的照片,突然便接到了在妈的电话,本以为她只是打来问问近况,没想到还问起了郑允浩。

要知道这些年来,他家裡的人一直都不同意他们俩的事,尤其是他爸,态度十分强硬,非得他们分手,若不然便不认他这个儿子,金在中也很倔强,无论被打多少遍都不愿意妥协,后来他爸骂够了打够了,知道拆不散他们的,但就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

而在妈呢,一心盼着他结婚生子,结果他却带了个男人回家,当然受了很大的打击,起初几年裡也没少给他安排相亲,一直深信他若是遇到个不错的姑娘,就能重回正轨,可是他们的坚持却让她觉得自己的希望落空了。后来不晓得算不算是默许了,反正这两三年在妈对郑允浩的态度确实好了不少,虽然还不到能同桌吃饭,但至少不会每次见面都把他当成瘟神赶走就对了。

即便如此,当他听到在妈提起郑允浩的时候,还是觉得十分错愕,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小在,你有在听我说话麽?」

「嗯?」金在中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来。

「我问你和那个郑允浩是不是还住在那个公寓?」

「嗯⋯怎麽了?」

在妈那头默了默,又不怎麽情愿地开口,「就是⋯我看你们年纪都不少了,虽然不能领证结婚,但总得买个房子吧?」

金在中简直不能相信,在妈竟然会对他说起这些事来,或许她是看开了,但也说不定只是被逼接受现实,不过说到底她还是想自己的儿子过得好好的吧,这点金在中也是知道,只是听到在妈突然这麽说,又让他眼眶一热,不知道该怎麽回应。

他不说话,倒是在妈又急了起来,「小在,都这麽多年了,虽然你爸不肯鬆口,但他也很想你的,找天你跟允浩回家吃顿饭,再谈谈买房子的事情吧,至于首付的钱你们不用担心。」

说起郑允浩,金在中更是说不出话来,他最近就连和郑允浩见上一面也很难,况且他还有事情要问清楚郑允浩的,也是关于房子,只是不晓得他是和谁一起买的就是了。

金在中沉醉在自己的思绪中,重重地叹了口气,才后知后觉地记起自己还在与在妈通着电话,不想让她担心,便打算赶紧说些什麽别的,不过在妈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妥,抢在他前面發话:

「在中?怎麽了?你们吵架了啊?是不是那小子对你不好?」

实在不想在这什麽都还未搞清楚的状态下再生事端,金在中只能糊弄道,「不是的,妈,只是这事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让我先跟他说说吧。」

在妈听了,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便关心起他与郑允浩的近况。其实也没有什麽好说的,连人都见不着,恐怕再过几天他都要忘掉郑允浩长什麽样子了。还在想该对在妈说些什麽,小助理便敲门进来拯救他了。

因为来的正是时候,金在中露出了一副看到救世主的表情,不过很显然小助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疑惑地瞪着眼睛,迟疑了几秒,才开口提醒他要去开会。

他今天算是比较清闲的,下午就只有这一个会议,毕竟發布会的前置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接下来的也就是市场部该管的事儿了,他一设计师总算可以功成身退,也迎来数个月来久违的准时下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22 1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灿灿小花 于 2021-6-22 12:51 编辑

回家的时候特地去了一趟超市,打算回家煮一顿好吃的饭菜犒赏自己,可别看他终日整天待在办公室,一副事业型男人的样子,其实他做饭烧菜还是很有一手的,虽然不是能煮出什麽大厨级水准的佳餚,但他好歹也在郑允浩还在当实习医生那阵子,每天为他送饭,还把人养得胖了一圈。

曾几何时,他也觉得做饭的最大乐趣是,看着别人美滋滋地吃他做的饭菜,那个时候的他,哪怕是要为另一个男人每天照顾三餐,也是幸福的。

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下过厨了,反正家裡没有人等他做饭,平时他一个人吃饭便不用讲究什麽,随便在外面填饱肚子就好,这样想着,他又突然不怎麽想做饭了,若不是在他后面排着队的大叔提醒他要上前结帐,他或许会调头到外面的餐馆打包些什麽回家。

算了,既然都买好了菜,也没有不做饭的道理,没有人一起吃,那就为自己做一顿好吃的。

拎着一大袋食材回家,打开门却發现裡面的灯都是亮的,可他早上出门时明明把家裡的电器都关好了,也不可能是进了小偷,毕竟他们公寓的保安做得很好,每个月的管理费也没少要,那麽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

默默在玄关裡换好拖鞋,进到屋子,那个预想中的人果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好吧这好歹也是他们两个人的家,虽然说因为两人在家的时间多数不同步,他都习惯了这跟一个人住没两样的生活。

「怎麽回来了?」金在中瞟了一眼坐在沙發上,跷着二郎腿看资料的郑允浩。

「跟别人调班了,明天下午才回去。」郑允浩转过头往他看去,便注意到他手上的塑料袋,「做饭?」

金在中点点头。

「要帮忙吗?」

郑允浩这样随口一问,却引来金在中强烈的摆手摇头,他也并不是不想领情,只是郑允浩表面上是个救急扶危的优秀大夫,可在家裡却是个生活白痴,不会用洗衣机,也不会开瓦斯炉,甚至连微波炉不能放什麽都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人,就不要期望他能做出什麽料理了吧。

其实也不必多说什麽,郑允浩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忙,只好无奈一笑,让他小心点不要弄伤手。

本来就打算一个人吃饭,所以买的菜不怎麽够两个人吃,只好临时再煮一锅泡菜汤,最后用不到大半个小时,他便做好了一荤一素一汤,连同在妈月初寄来的小菜一併端出去,虽然说不上是丰富,但总比在外面吃快餐来得更好。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还真有刚同居那会儿的感觉,金在中捧着碗扒饭,心裡庆幸自己的厨艺没有比那个时候生疏多少,也许他该多点回家做饭,这样的话,说不定连郑允浩也会多点回来一起吃饭。

就算是像现在这样,吃着淡饭,至少也能体会到两个人的家该有的温度。

「你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郑允浩说这事儿的时候,脸上还能保持着一贯淡淡的表情,彷彿像在陈述一件没什麽大不了的事情,这也让金在中完全放错了重点,歪歪脑袋问道,「她怎麽会有你的号码?」

「很久以前存下的,但重点不是这个吧?」郑允浩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吐槽金在中的白目。

「嗯,也对。」金在中点点头,决定不追问他们什麽时候交换了联繫而自己却懵然不知,转而问道,「那她说什麽了?」

郑允浩这才放下了碗筷,一脸正经说道,「她噼头第一句便破口大骂,我还以为發生什麽事呢,结果她问我是不是欺负你了。」

金在中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麽,他实在搞不懂在妈到底是怎麽了,以前明明每天盼着他们能分手,现在却又怎麽突然过来关心他们的事情?

见金在中不吭声,郑允浩便盯住他,好像在思考着些什麽,直到他觉得不知所措,微微垂下头,才听见郑允浩问,「在中,你是不是觉得我待你不好?」

郑允浩总是如此直白,然而金在中却没办法像他那样,有什麽都能说出口,即使他的确觉得这段时间裡,郑允浩因为工作冷落了他,可他又何尝不是呢?

更讽刺的是,他们明明交往了七年,明明一直同居,可是他就连郑允浩有意向想买房子,甚至带了别人一起去看屋,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现在回过头来,郑允浩却问他这样的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在中,你在不满什麽?」郑允浩的语气裡夹着不悦,彷彿好像他才是做错的那一个。

金在中摇摇头,始终没有抬起头去看郑允浩,用着不大的声音说道,「抱歉,我实在没想到我妈会打给你,没碍到你工作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允浩叹了口气,看着金在中的头顶心,又于心不忍地伸手去摸了下他的头,也放柔了语气说,「所以你们都说了什麽,老太太才会生这麽大的气,是不是讲我坏话了?」

很想搞清楚郑允浩到底在想些什麽,因为他要是真的变心了,甚至和那个人已经谈到一起买房的地步,那他也根本不用在意在妈的那通电话吧,可是看他现在这样,若不是当中有什麽误会,那郑允浩就肯定是个精神分裂…

金在中犹豫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回答,「没有啦,只是我妈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什麽时候买房子,可能是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才误会了什麽吧。」

「买房子?怎麽突然说起这个了?」郑允浩的表情还是没有很大的变化,让人根本看不清他在想什麽。

既然都说起了这个话题,金在中便顺势试探道,「她是觉得我们老租房子不好,而且我看我们这间公寓的租期都快到期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郑允浩听了,却不说话,把几口饭菜扒到嘴裡,周围也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郑允浩的筷子来回触碰到碗沿的时候,發出清脆的声音。

「郑允浩?」金在中很希望他能说些什麽,随便说些什麽也好。

「嗯,再看看吧,我最近也挺忙的。」

郑允浩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23 10: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

一夜无眠的感觉非常难受,不想眼睁睁等天亮,可是一合上眼,脑子裡就会浮现郑允浩吃饭时说的话,金在中不笨,在那之外,并没有去挑明什麽,因为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像个好奇宝宝那样问到底,都能明暸是什麽意思。

想逃,可是他能去哪裡呢?

其实他从来都看不懂,为什麽戏剧裡發现丈夫偷腥的妻子,第一个反应总是收拾行李离开。这裡是他的家,从六年前向家裡人坦白了他们彼此的关係开始,有郑允浩的地方便是他的家。

直到不久之前,他都深信郑允浩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突然间,他才惊觉或许他们的感情并没有他想像中那麽无坚不摧。

他是来自普通家庭的一般人,郑允浩却生于名门望族,用不着去窥探上流社会长什麽样子,金在中也很清楚郑允浩的家人对他有多大的期望。一次又一次的相亲安排,郑老太太哪怕是要把郑允浩绑起来,都要强逼他出席,是不是因为这样,郑允浩觉得累了,所以才决定要找个女人结婚呢?

说到底,金在中宁愿相信事情真的就是这样,也不愿意相信郑允浩只是单纯地变了心。

不敢从他口中听到答案,

也不晓得要怎麽面对他。

这样想着,天都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再这样躺在床上,恐怕晚点郑允浩便要醒来,金在中只好顶着迷迷煳煳的脑袋起床。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裡的自己,鬍渣与黑眼圈清晰可见,简直憔悴得像鬼一样,没心情收拾自己,唯有带上口罩便出门上班。

他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很糟糕,毕竟全年裡面能看到他穿着帽T坐在办公室的机会并不多,就连小助理看到,都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做不到笑着去应付别人的关心,他爱理不理的态度,甚至让小助理觉得有点小受伤,接下来的大半天也没有进过他的办公室。

这样也好,反正他和郑允浩本来就不是可以光明正大说出来的关係,即使出了问题,也无法随便找个人进行恋爱谘询,所以他从很早以前就习惯一个人去承受,无论是吵架也好,冷战也好。

要是真的受不了,也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消除烦恼。

「在中哥,你已经喝了不少了喔,明天不用上班吗?」

调酒师站在吧台裡面,忧心忡忡地看着微醺的金在中,犹豫了一会儿应不应该把他点的酒递过去,只见金在中摆摆手,便探着身子过来拿走酒杯。

金在中很常来这家酒吧,也早就与这裡的调酒师混熟了,他总是自己一个人来,因为郑允浩说过很讨厌酒吧裡烟味瀰漫,酒气冲天的氛围,而且他的工作也不容许他常常喝酒的。幸好金在中并不是那种喜欢喝到酩酊大醉的人,每次过来的时候都只会小酌一两杯,所以也没什麽让人不放心的地方。

金在中仰头将杯裡的龙舌兰一饮而尽,再咬下一口柠檬片,缓了缓才说道,「再给我倒一杯吧。」

「诶诶,在中哥,别喝了吧,你喝醉了没有人送你回去,会很麻烦啊。」调酒师不愿意再给金在中倒酒了,毕竟他每天看着不少人醉倒在这裡,善后的工作也让他有够头疼的。

「哪有人这样做生意啊,没事的,我的酒量还不到那麽差劲。」金在中把酒杯推了过去,坚持要再喝一杯。

「那你至少得留个电话号码,要是你真醉了,我也能找人来接你。」调酒师说着便拿起了纸笔递过去。老实说,金在中充其量也只是个熟客,虽然平时确实待他不错,但人品不代表酒品啊!

金在中半眯着眼睛, 不带思考的便写下郑允浩的号码,并不是希望他能过来,而是反正他在医院也不太能接电话,就算打过去也不一定找得到人。

「这样可以了吧?」金在中用笔敲了敲纸面,催促调酒师赶紧去倒酒。

其实金在中并没有打算买醉,毕竟失恋了在酒吧裡喝着酒哭哭啼啼的,真的很不好看,虽然像他现在这样,穿着帽T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髮坐在吧台前,也没有好到哪裡去就是了。

只是几杯烈酒下肚,金在中就算酒量再好,也确实有点上头了,尤其当他昨晚彻夜未眠,精神本来就不是很好,一口一口地喝着酒,竟然让他有了睡意,最后甚至在他的调酒师朋友忙着服务其他客人的时候,趴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金在中还是迷迷煳煳的,虽然也没有多醉,但脑子沉甸甸的,喉咙也乾得不像话,吃力地把眼睛睁开来,却發现自己已经不在酒吧裡,他呼吸一促,还未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郑允浩的声音便在耳边传来:

「怎麽跑去喝酒了?」

光是听他的语气,金在中也能知道郑允浩的心情很不好,只是他头疼得厉害,胃裡翻来复去的也很难受,实在不想说什麽,只好一声不吭的把头拧过去车窗那边。

「金在中,我在问你事情。」

他本来就已经很不舒服了,郑允浩那兴师问罪的态度更是挑起了他的神经,于是便怼了一句回去,「你为什麽不用上班?」

郑允浩的口气更不好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不用上班了?我TMD刚做完一台八个小时的手术,一出刀房便接到电话说你喝醉了,金在中,我赶过来不是为了看你的脸色。」

「那你在前面停车吧,我自己也能回去。」

「金在中!」郑允浩被他这种没所谓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也无法专注在驾驶上面,这样继续开车也是很危险的,于是他便把车子驶到路边停下来。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你TMD到底在不满什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5
0 点
不离值
2
37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6-24 11: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灿灿小花 于 2021-6-24 11:59 编辑

金在中這才轉過去望向鄭允浩,他從來就不喜歡吵架,因為往往到了這些時候,鄭允浩都會用著冰冷冷的眼神看他,其實比起惡言相向,他覺得這種眼神更傷人,就好像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情分可言似的。

見他不說話,鄭允浩甚至伸手去抓住他肩膀,力氣大得讓金在中生疼,「你說話啊!」

金在中張了張嘴,可是胃裡的翻滾實在難以忍受,使勁地鄭允浩的禁錮裡掙脫開來,打開車門,直奔到前面的水溝旁,翻江倒海地嘔吐起來。

鄭允浩也跟著下了車,拿著瓶裝水和面紙,走過去把他扶好,金在中怕他的鞋子被自己吐出來的污物濺到,下意識想將他推開,要知道當醫生的總會有些潔癖,鄭允浩甚至是那種一天洗幾十遍手的人,可是他卻沒有退開,還是站在那裡,一下一下的輕拍金在中的背。

直到感覺到胃裡的東西都掏空了,再也吐不出什麼來,金在中才狼狽地退後兩三步,有氣無力地倚在鄭允浩的車前。

「來,喝點水。」

「鄭允浩。」金在中並沒有接過鄭允浩遞過來的水,只是低垂著眼睛,強忍住惡心感,「我知道你在隱瞞什麼。」

「你要買房子的事,你帶了個女生一起看屋的事,我都知道了。」

金在中頓了頓,嘴巴裡泛著酸水,他痞痞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沬,抬眼看著鄭允浩說,「你TMD別把我當傻子,要提分手你直接說就行,我還不至於會像個女人一樣對你死纏爛打。」

這些話憋在心裡已經很久了,現在借著酒勁全都說出來,真讓人有種痛快的感覺,只是一想到他與鄭允浩七年的感情大概只能走到今天,心還是會疼的,就像是被什麼揪住心臟那樣,讓人喘不過氣來。

沒辦法再看著鄭允浩的臉,金在中下意識想避開視線,卻瞥見鄭允浩竟然用著一個近乎不可思議的眼神盯住他,沉默了半天,最後才吐出一句,「所以你把自己折騰成現在這個樣兒,就是為了這個?」

「你啊,」鄭允浩朝他走了過去,也倚在車子上,微蹙起眉,側著頭看他,「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怎麼?現在沒搞清楚狀況的人是他還是鄭允浩啊?

金在中懵了,微張著嘴巴,卻說不出話來。

鄭允浩無奈地敲了下他的頭,「哎,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

「上車吧。」

在他們之間,金在中從來都是比較聰明的那一個,以至於鄭允浩每次想為他準備什麼驚喜,金在中都總能從一些蛛絲馬跡裡找出端倪,甚至會像個破小孩那樣,故意去拆穿他精心準備的驚喜。

可是這次不行,因為這次他想向金在中求婚啊。

其實他早就想這麼做了,雖然無法真的跑去登記結婚,但至少他也希望能給金在中一個難忘的求婚儀式,可是他生來就是個不懂浪漫的傢伙,也不像金在中能想出無數個鬼點子,再怎麼努力去思考,最終還是想不出什麼足夠驚喜的好方法,直到有一天,金在中突然對他說,將來想要買下一個屬於他們的家。

買房子絕對不是一件說說就能輕易做到的事情,若他仍是那個衣食無憂的少爺或許未必有這個覺悟,可是和家裡鬧翻之後,他只能靠自己努力,奈何外科醫生能掙的錢不算可觀,至少在當上主治醫生之前,他的收入只跟一般的上班族差不多。

花了很長的時間攢錢,總算攢到了首付的錢,通過姜宇的介紹物色到一間不錯的公寓,好不容易把手續都辦好,收了房,便準備在他們的新家向金在中求婚。

為了不讓金在中知道,他算是費盡了心思,沒想到竟然會被誤會的。

這下好了,苦苦準備的驚喜都泡了湯,不過眼看在中都要提分手了,自然不可能再暪下去,他也很頭疼,明明再過幾天,他便能給金在中一個帥氣十足的求婚。

他本來打算買一束金在中喜歡的玫瑰花,在遍地蠟燭的新居單膝下跪,他也知道這樣很庸俗,但卻已經是他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

總之,無論怎樣的求婚也不可能比現在更糟糕。

因為已經深夜,所以不可能有花束了,蠟燭倒是有的,如果把他昨天帶過來,還未來得及排好,現在正東歪西倒散發在地上的白蠟燭計算在內的話,好吧這確實是讓人挺難忘的,至少金在中一進到屋裡的時候,驚得目瞪口呆。

「在中,這套公寓是打算買來給我倆住的。」鄭允浩比金在中晚一步進門,丟下一句話便越過金在中,上前去收拾地上那些蠢到家的蠟燭。

「你知道的,我對房子那些根本一竅不通,所以只能找智慧陪我去看。」

智慧是鄭允浩的妹妹,她算是鄭家唯一一個支持他們兩個的人了,金在中以前也與她見過幾面的,只是當他聽到姜宇說鄭允浩帶了個女生去看屋時,他萬萬沒想到那個居然就是智慧。

「至於裝潢和家具呢,我想你應該會想親自設計的。」鄭允浩總算收拾好地上的髒亂,轉過頭便看見金在中仍然愣住在玄關那。

「在中?」鄭允浩疑惑地叫他。

「鄭允浩…」金在中張著嘴巴,盯住鄭允浩看了很久,最終才動了動嘴唇,「這都是什麼啊?」

他也知道這個問題很蠢,但這一切對於他來說過於突然了,大腦一片空白讓他幾乎無法思考。

然後鄭允浩卻沉默了,兩人對視了好一陣子,他才從口袋裡掏出些什麼,緩緩走到金在中的面前,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

「我想給你一個家。」

鄭允浩知道自己不會說話,所以本來準備了一大堆的台詞,還記了在手機的備忘錄裡,一有空便拿出來看,希望能在求婚的時候,好好對著金在中說一遍,只是沒想到事情會出這麼多的岔子,把他的計劃全盤打亂,現在甚至連台詞都想不起來了。

算了,也只能這樣了。

他懊惱地抓了抓頭髮,最終決定豁出去了,一把將金在中吻住,並沒有深入進去,僅僅只是將嘴唇印在他的嘴唇上面,碰了一下就挪開。

然後拉起金在中的左手,把早早準備了的戒指套在他的無名指上面,聲線帶點顫抖地說,「在中,跟我結婚吧。」

見金在中瞪圓了眼睛看著他,也不說話,鄭允浩就慌了,以為他是不滿意這樣一個倉猝的求婚,急著解釋,「其實我準備了很多,打算等一切安排得妥妥當當,給你驚喜,只是沒想到卻變成現在這樣…」

金在中這才有了反應,垂下頭去看被鄭允浩拉住的那隻手,一枚素圈銀戒戴在他的第四根手指上,不大也不小。

戒指上面沒有任何的雕刻與修飾,這樣的一個圓環在他這珠寶設計師眼裡,未免有點過於樸素,他倒不是覺得嫌棄,只是不懂得為什麼鄭允浩會挑這樣的一款戒指作為婚戒,因為一般來說,求婚都是拿那種漂亮的鑽石戒指吧,雖然他一個大男人帶那種款式的戒指也確實不太合適。

「我知道戒指不如你設計那些好看,可這是我親手做的,不過要是你不喜歡,我們還是可以再去挑其他款式。」

因為金在中一直沉默著,鄭允浩心裡其實是忐忑得要命,死死抓住他的手,卻不知道自己的手心濕了一大片。

金在中也不比他好,因為突然被求了婚而感到不知所措,同時也因為鄭允浩所做的一切而感動,那枚戒指現在看來又是如此珍貴,再次抬頭望向心急如焚,正等著他回應的鄭允浩,金在中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炸裂開來了。

實在說不出什麼肉麻的說話,只好皺起眉,捶了一下鄭允浩的胸口,掩飾自己的緊張,「鄭允浩,我一定是喝醉了才會穿著帽T站在這裡聽你求婚,這樣真的很不浪漫。」

「我…」

鄭允浩想要解釋的,下一秒卻被金在中抱住了,用著兩雙手緊緊箍住他的腰,沒能看見金在中的表情,因為那張臉幾乎都埋到他的脖子去了,卻聽到他用著不大的聲線,堅決地說,

「我願意啊,鄭允浩,我願意。」

--------------------------------------------------------------完(没有番外)----------------------------------------------------------------------
本来是婚庆文来着
希望你们喜欢~~
我们下一个故事再见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9-24 19: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